当前位置:首页?>?本地惠房
再看山东辱母杀人案,八福晋的惬意生活血泪中的借与还
更新时间:2019-11-04 10:24:39?点击数:135?来源:网络整理

  2016年4月14日,八福晋的惬意生活由社会闲散人员组成的10多人催债戎信蓝天队伍骚扰女企业家苏银霞的工厂,辱骂、殴打苏银霞。苏银霞的儿子于欢目睹其母受辱,从工厂接待室的桌子上摸到一把水果刀乱捅,致使杜志浩等四名催债人员被捅伤。其中,杜志浩因未及时就医导致失血性休克死亡,另外两人重伤,一人轻伤。一审中,于欢被判无期徒刑,但是二审终改判。2017年6月23日9时在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第22审判庭公开宣判上诉人于欢故意伤害一案。在判决书中,法院裁定于欢犯故意伤害罪,判处有期徒刑五年。

  原判认定于欢犯故意伤害罪正确,审判程序合法,但认定事实不全面,部分刑事判项适用法律错误,量刑过重,依法应予改判。

  事情已近过去一年,于欢得到法律的制裁。催债队也永远的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无论是欠债方还是催债方都没有一方可以全身而退,一年后的今天再看这件轰动一时的辱母杀人案,我们到底怎么“借”才能安心?

  “共债”一旦出现,面临的将会是崩盘。“借”之前,首先要做的是:清楚自己或对方的偿还能力。

  在《刺死辱母者》一文美女餐厅之家乡英雄中,只提到了借款135万。实际上,2015年至2016年间,苏银霞以及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,共有9起诉讼,涉及金额接近2000万元。这其中,大多是借款诉讼,也就意味着,苏银霞向个人、公司、银行等多方借贷。而苏银霞的官司败诉后,曾被3次强制执行,涉及金额近1700万。

  不仅是苏银霞,就在几个月前,25岁,硕士毕业一年的罗正宇自杀事件,其背后真正的原因,就是“共债”。

  他对家人谎称在武汉工作,实则靠着小额网贷“借新还旧”,辗转在小旅社、网吧“流浪”生活。1月29日凌晨,来自湖北天门的农家子弟、25岁的研究生罗正宇,在江岸区上海路一家小旅社自缢。事后,家人从其遗物手机信息中,发现了其支付宝仅余0.71元,13个手机网贷“APP”,共欠下5万多元债务。

  当共债开始出现,借贷的利滚利,就会如雪球一样,越滚越大。当无法从新的平台借到钱,或者资金链断裂,就会出现全面逾期。最终面临的,就是“崩盘”。

  所以在借钱之前,首先要清楚的,是自己的偿还能力,拆东墙补美仙传媒总部大熊西墙的结果永远都没有一面墙被修好,反而累坏了自己。

  二、警惕“刀尖舔血”的高利贷。

  事件的起源,也就是是于欢的母亲苏银霞,向地产老板吴学占借款135万元,月息10%。

  苏银霞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后,还欠下的17万,并被逼债至此。

  月息10%,就相当于年息120%,按照我国法律规定,年息超过36%为高利贷。苏银霞无疑借的就是高利贷。

  “高利贷”这话题实在算不上什么新鲜,如果非要找到一个词形容,那一定是“刀尖舔血”,一方承受着超高利率带来的还不清的债务,一方承受着法律的制约和本金丢失的风险。矛盾不升级则以,一旦出事就是轰动一时的大事件。于欢案的背后,是无数个“于欢”,他们与拿起刀差的可能也只是一时冲动。

  要知道,无论于欢还是催债中丧命的杜志浩,他们原本都有个幸福的家庭。

  俗话说“收益越大,风险越大”。高利率的诱惑和便捷总是让人头脑一热踏进雷池。天网恢

上一篇:大学毕业以后想改行学临床医学有哪些途径郭莱圣物?

上一篇:返回列表

图片新闻
热点新闻
Powerd by bet36体育开户bet36体育开户_bet36推广码_bet36台湾官网新闻网 版权所有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23-123456 邮箱:123@abc.cn